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破灭的暴富神话:ICO如何沦为一场被“团灭”的金钱游戏?
  • 发布时间:2020-01-14
  • www.yzwenj.cn
  • ICO是一块翡翠原石。白皮书剪了一段。就像那些考虑在腾冲交易市场追逐的赌徒一样,投资者进入市场,并期望凯旋而归。比赌徒更疯狂的是,大多数新玩家不理解也不关心个人资料的含义。最初的贪婪让ICO成为一个盲目的赌注。

    9月4日,央行等七个部门联合发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结束赌博。公告明确指出,ICO代币发行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授权的非法公共融资行为,各类代币发行和融资活动应立即停止。

    ICO最近几个月突然变得流行起来,它是区块链项目各方通过发行代币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但资金不是人民币和美元等合法货币,而是可以兑换成合法货币的虚拟货币(比特币或以太网)。项目发行的代币(相当于原始股票)可以在数字现金交易平台(相当于上海和深圳二级市场)上交易和流通。"今年大多数ICO代币的交换价格上涨了3-20倍."一位ICO从业者哀叹道。

    仅仅通过一个只有白皮书的空壳项目,就很容易筹集到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ICO一再创造一夜暴富的神话,吸引越来越多追逐高额利润回报的散户投资者参与投资,同时制造大量泡沫和骗局。

    这次中央银行介入清理,结束了ICO行业的混乱。腾讯科技称,许多交易平台上发行的代币大幅下跌。许多投资者已经割肉离开了市场。一些项目正在偿还他们的资产,而另一些项目正在衡量他们的代币,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交易平台卞安的创始人何毅告诉腾讯科技,平台上的三个项目中有两个已经关闭并退役,另一个正在沟通中。贾宏宇贷款链也发布了ICO众筹退出公告,称由于ICO众筹贷款链中的资产尚未交付给平台,团队正在与平台沟通,并将自愿退钱的用户的资产返还给同一条路线。

    然而,在二级市场支付高价的散户投资者,如果按照ICO代币的发行价格恢复,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巨大损失。

    泡沫和财富幻觉破灭,收获“韭菜”的散户纷纷逃离,而相信区块链的理想主义者仍在等待项目落地和政策复苏。在他们看来,区块链技术在商业领域的应用价值最终会显现出来。

    一个“逃跑的钱游戏”“当他们抢劫代币时,他们甚至不知道代币发生了什么事。”两周前,资深ICO玩家old t告诉腾讯科技,他认识的韭菜正盯着众筹平台抢占榜首。如果不能,他们会转向交易平台进行下一轮交易,就像从“新股”转向“股票市场”一样。

    老T,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漂泊了很多年,有他自己的烦恼。许多像他这样的人经常说出他们的理想感受,相信区块链技术有着压倒一切的力量,能够对未来产生指数级的影响。另一方面,他们也担心ICO的混乱会变成一盆脏水倒在街区链上,导致监管和舆论的联合和扼杀。

    “人是愚蠢的,有更多的钱”是ICO圈子里老年人对失控情况的普遍感觉。老T对投机者的态度更直截了当:他周围的人根本不深究这个项目,甚至无法解释比特币、ICO和区块链之间的联系。

    这是进入货币圈的第一个门槛。

    区块链是一种基本的技术手段,比特币实际上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造。当然,区块链的贡献不仅限于比特币。当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其他领域时,将产生相应的新项目。

    在此之前,许多从事此类新项目的初创公司规模不够大,不足以吸引风投的注意,因此它们在网上社区发起众筹。初创公司发行代币(也称为代币)。如果其他用户喜欢这个项目,他们将交换他们的比特币或以太网来获得令牌。一家初创公司获得比特币或以太网后,可以在我们的交易平台上赚钱

    ICO一夜暴富的神话不断刺激投资者涌入。据悉,“中国最富有的比特币”李笑来曾在区块链创立了一个名为EOS的项目,仅用了五天时间就在ICO平台上筹集到了1.85亿美元。7月2日,该项目在二级市场的市值飙升至50亿美元。5月23日,另一种商品量子硬币在Yunbi.com交易当天的最高价格达到66.66元,比3月份2元的众筹价格上涨了33倍。

    不断进来的新来者没有理解区块链的动机。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他们通过油炸硬币来赚钱。在腾讯科技联系的“韭菜”中,一些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在朋友中传播他们的话: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把钱存到区块链的钱包里,从1000万元开始不是一个梦想;也有国有企业买断员工,将他们的钱投资于代币,渴望得到一辆小车。也有银行员工购买了一堆硬币,希望“小蚂蚁硬币”的神话能在未来重现。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指出,中国有43个相关平台提供ICO服务。自2017年以来,通过上述平台完成的国际博协项目累计融资规模达26.16亿元,参与者105,000人。然而,相关国际报道认为,中国可能有200多万人参与了国际博协。

    许多项目仅仅通过白皮书描述了“把钱装进口袋”的概念。事实上,没有具体的应用程序作为支持,投资者也不知道项目的细节。李笑来的地球观测卫星项目被描述为“50亿美元的航空”。ICO项目占了相当高的比例,开始以区块链申请为幌子,出现各种肆无忌惮、疯狂的资金欺诈。

    暴利代币市场也催生了全职的“坐拥银行”公司。据报道,左庄公司承诺保证底部,与投资者分享利润,利用与代币发行商的关系,通过代币发行商发布好消息,通过共同投机高货币价格获利。

    在利益的诱惑下,交易平台甚至失去了它的公众地位。

    金兄弟是珠海一家金融服务公司的董事长,也是货币圈的老人。在他的演讲中,他经常把极客精神的理想感受带到餐桌上。

    "ICO不能这样玩!"金歌告诉腾讯科技,目前的ICO早已抛弃了现有的自律生态,众筹平台、项目方甚至交易平台往往闭门运作。“但它们在技术上很强大,你无法获得任何证据。”

    金哥表达了这种感觉,因为他也陷入了一场骗局。

    当一个企业准备一个ICO项目时,它将发布一份白皮书,然后披露它所选择的众筹网站的名称(通常不是唯一的)。在选择这些网站后,项目方将理论上将其众筹令牌份额分配给众筹平台,并商定日期和时间点。到时候,中小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可以在平台上购买相应的股票。“金吉尔”遇到的“骗局”是一个名为“仅连锁”的项目。令金吉尔愤怒的是,众筹平台“欺骗”了他。

    他选择的众筹平台是91ICO。8月18日晚上20点,金吉尔在91ICO上进行了4个账户的交易(每个账户的最高限额为30eth),总计100 eth。其中一个账户(30eth)是在20点准时存入的。

    这时,金兄看到他的账户资产已经被扣除,但他看不到他的投资记录。下午22点40分,金兄弟刷新了自己的资产,发现之前扣除的资产又回来了。也就是说,他没有购买V链商品的代币甚至货币。

    “这个交换是不可信的。这都是例行公事。”金吉尔认为,根据交易所的程序,如果购买成功,交易所的后台将自动分发代币。在这种情况下,在他的资产被成功扣除后,交易所没有分配相应的售货货币。

    "这不是赤裸裸的炒作吗?"

    第二天,Ven硬币出现在李笑来的二级交易平台云碧网上。然而,一直密切关注此事的货币观察人士冷锋(Cold Front)告诉腾讯科技,对于一个正常的ICO项目来说,众筹完成后,需要一段准备期才能进入

    硬币从哪里流出?下一个层次的散户投资者,还是渠道商人拥有自己的口袋?此前,一些媒体指责94.2%的Ven硬币被大家庭和团队持有。

    Ginger怀疑令牌被众筹平台隐藏了。“你怎么能这样玩?没有打开任何交易平台的诚意。”金哥哥感到很生气。当他第一次进入这个圈子时,每个ICO都依赖于来自各个方面的自律。现在一切都失控了。

    “连锁店在当时是个好项目。可以说,Ven货币已经到手,10倍的利润指日可待。”当财富唾手可得时,公平就被淹没了,人类的贪婪占据了制高点。

    金吉尔认为这个丛林社会不仅野蛮,而且愚蠢。“很多人不知道交易平台做了什么,即使他们不能得到它。照这样下去,最后一个被吃掉的人就是他自己。”

    好人和坏人混在一起,依附于ICO混乱,出现了更多的骗局,甚至传销组织也瞄准了ICO项目。最近被公安部门发现的维卡金字塔计划(Vicat pyramid scheme)是一个庞氏骗局,利用ICO获取非法利润。嫌疑人在中国推销的巫术硬币没有正式ICO应该有的区块链、密码和钱包。代币不断分裂和增长,国内外监管机构已经向它们发出警告。

    通过ICO进行的一系列传销、欺诈和其他活动很容易导致财务风险和社会问题。这也是央行最终“全面”停止ICO的原因。

    2

    监督“一刀切”和乌云下的乐观主义者

    上周六,Caixin.com发布了一份解释报告,称ICO将依法被禁止。与此同时,ICO项目方对此声明犹豫不决,仍然对区块链行业的未来抱有乐观的预期。

    针对“ico被列为涉嫌非法集资,将依法被禁止”的说法,希希创始人纪晓武当天在其朋友圈中质疑,认为ICO不属于任何国家,对其定性也存在争议。

    seconds已于2016年底推出,主要交易商品是各种商业领域的最佳“时间”。发行人通过平台发布自己的时间,消费者购买发行人的时间并预约。

    发行人行使拒绝交割权时,发行时间会转回平台,这就带来了过度发行和炒作的可能性。由于需要控制发行人的声誉,纪晓武希望引进区块链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

    "当2016年秒表上线时,我安排了两名技术人员学习区块链技术."纪晓武告诉腾讯科技,与区块链科技公司的合作已经开始,分布式记账不变的特点可以很好地解决发行人的信誉问题。

    “我们正在推进第二个ICO,而且我们实际上是在战战兢兢地进行,因为在ICO平台上确实有许多项目我们认为是不可靠的,”

    他认为“央行的暂停是及时和正确的。但正如央行不能阻止比特币一样,央行也不能单方面阻止ICO。"我希望新的监管措施会给这个行业带来害群之马."纪晓武坦言,在国内金融创新中,真正创造价值的企业往往被害群之马拖垮,不希望这种现象在区块链地区重演。

    和纪晓武一样,胡振声对ICO的前景一直持乐观态度,对之前的媒体报道有所保留。花椒的前首席执行官和showone的创始人告诉腾讯科技,区块链技术将会颠覆直播行业的改革。

    "当数据集中时,背景中的一切都可以改变."胡振声说,利用区块链的技术特点,如去集中化,可以防止网上人数、广播次数、用户水平以及虚假和额外发行锚定礼品。

    另一项改革是抽水。胡振生告诉腾讯科技,按照50%的平台在行业中所占的比例来看,这个比例非常高。"由于分散化的技术特点,showone基本上可以达到0个百分点."

    胡振声在谈到央行公告对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潜在影响时显得很放松。“ICO只是一个for

    贾宏宇团队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互联网金融中“借款人”和“贷款人”的信用查询需求:利用区块链的“分布式”写作特点,每一个数据都是关联的而不是聚合的,显示方法巧妙地平衡了各方的顾忌和利益。

    同时,智能合同功能解决了共享问题,令牌发挥了关键作用。贾宏宇的团队设计了一个聪明的算法。用户的数据需求在p2p网格节点之间流动,直到它们到达匹配的数据节点。同时,用户使用令牌支付,令牌可以沿着相同的路径到达贡献数据的匹配节点,双方完成信用数据的需求交易。

    根据正常的非投机逻辑,在ICO期间发行的令牌在项目登陆后应该扮演类似的角色,这也是连接ICO和区块链的按钮之一。

    尽管他对之前的媒体评论持怀疑态度,但他坦率地告诉腾讯科技,“即使监管严格,我们也会回收硬币。”

    贾宏宇的团队在央行与七个部委联合宣布ICO是非法公共融资行为后,发布了“借款链ICO众筹退出通知”。

    "根据中央银行的要求,如果用户愿意,他们会退出。我不想退休,等等。”

    贾宏宇说,未来,它将继续深化和重视区块链地区,该项目将继续推进。至于前景,“看看未来的监管标准。”"事实上,这个行业最初是由一群理想主义者支持的."fian.com创始人何毅说,“如果我们不坚持举着这个理想主义的火炬,那么它可能是背后的一根羽毛。”

    从2014年okcoin开始,贺怡正式涉足硬币戒指平台业务。当前的硬币安全网络也是一个交易平台。9月1日,监管收紧消息发布的前一天,胡安刚刚赢得了快速下跌的投资者陈魏星泛债权资本和富力张力黑洞资本的天使轮投资。何毅告诉腾讯科技,“估值超过1亿美元。”

    "我决定在大约十分钟内投资."陈魏星说,区块链技术不仅会降低金融业的成本,而且从长远来看还会改善人类的生产关系。

    作为交易所的平台,何益重视信誉,致力于为交易所制定量化标准,包括项目的技术背景、企业家经验与项目的匹配程度、顾问团队的构成等,以筛选出投资者不满意的项目。

    “即使业界不理解和误解,我们也希望推动此事向前发展。”她承认,这样的想法有时会导致误解,包括渴望启动项目的朋友、平台竞争对手,甚至投资者。何毅的想法非常复杂、麻烦,对社区中的许多人来说没有必要。

    对何姨来说,未来的道路变得更加不确定。

    “理想主义的火炬”并没有照亮乌云下的世界。在央行公告正式发布之前,btc中国的ICOinfo和icocoin icoage等许多平台已经自愿关闭相关ico业务项目,并为用户提供融资服务。目前,何益交易所还关闭了所有三个ICO项目。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日期归档

    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wenj.cn 技术支持: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