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共享员工潮:员工到手工资或翻倍 流程法务问题待解
  • 发布时间:2020-03-09
  • www.yzwenj.cn
  • 《新京报》记者刘义夫承诺,受新皇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庞大的经济同时面临两大问题:“重返工作岗位”和“劳动力短缺”。在这种背景下,一些暂时难以重返工作岗位的中小企业以短期劳动共享的方式输出员工,掀起了一波“共享员工潮”,以解决接收方的“用工荒”问题,缓解输出方“重返工作岗位难”的经济压力。

    但在共享员工的浪潮背后,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例如,接收者必须支付多少?共享员工的审批流程有多快?如果共享员工想成为正式员工,接受者会怎么想,这会导致新员工流失到贷方吗?双方有什么样的“君子协定”?

    许多政府发动了一场“抢人战争”

    总公司尝到了“共享员工”的甜头

    随着新的冠状肺炎疫情越来越稳定,“重返工作岗位”正成为中国庞大经济的重中之重。在率先行动的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经济城市,“民工荒”比往年更加严重。在很多地方封路的背景下,很多地方都派了专车、火车甚至专机去接滞留在家乡的员工。

    以浙江义乌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从2月16日至2月21日,已有261辆“义乌”就业大巴返回,带回9184名员工。有三列专列开往安徽阜阳、江西南昌和云南昆明,接回了2541名员工。此外,义乌还开通了贵阳北-义乌G4134和怀化南-义乌G4132专列,运送员工返回岗位。这些做法已经成为东部省份经济实力雄厚的市县的“标准操作”。

    世界各国政府频繁变动的背后是企业的就业需求吃紧。浙江金华一家玩具公司的总经理几天前告诉《新京报》,公司的70多名员工中,只有五六名从当地返回工作岗位。西部省份的交通还不顺畅,这仍然使大多数员工与当地隔离开来。即使在像联想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员工的回报率也只有50%左右,这使得全面生产成为不可能。与此同时,还有许多餐饮、零售等行业的企业由于人员拥挤的性质而无法正常恢复工作。即使员工回到工作岗位,他们也会面临无事可做的困境,甚至面临失业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博祥盛、联想集团、苏宁等企业发起的“员工共享”的尝试引起了市场的关注:通过为暂时无法重返工作岗位的企业员工提供短期工作机会,他们不仅可以在紧张的“用工荒”中迅速获得所需的劳?Γ参渌笠岛驮惫ぬ峁┝硕晒压氐幕帷H欢魑桓鋈碌某⑹裕牡锹娇赡懿⒉荒敲慈菀住?

    疫情更难,经济也会流动

    出口方可能会有法律问题

    关于“共享员工”的问题,华阳表示,在公司发出倡议后,许多企业前来报名,许多人以个人身份加入。至于惠州工厂,当地一家酒店因疫情而无法开业。大约有100名员工需要短期工作机会,目前正在跟进企业的内部流程。还有四、五十人来深圳工厂咨询。然而,华阳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一种新的尝试,雇主的原始企业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进展缓慢。“共享员工”的形式在其他企业的法律事务中也可能存在问题,合作模式需要逐步探索。尽管有这些和其他问题,两个工人还是成功地进入了深圳工厂。

    关于上述法律问题,浙江小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兼首席律师陈文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原企业,在企业未复工期间,如果有员工个人申请参加“共享员工”,应及时向员工和新企业了解情况。员工违反企业规章制度,如违反竞业禁止、侵犯商业秘密,严重影响本单位工作任务完成的,应及时处理。鉴于员工与境外第三方建立雇佣关系,企业可以与员工协商处理疫情防控期间的工资和福利问题,以尽量减少疫情造成的损失。企业与借款企业合作借调“共享员工”的,应当与借调员工达成共识,并在与入出企业和员工签订的协议中明确规定各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特别是工伤赔偿等问题。

    “共享员工”获得报酬或双倍工资。

    如果共享员工想留下来并终止与原公司的劳动合同,华阳说这些“共享员工”的收入也与当地工厂的平均工资相似。惠州工厂的工资在4000到6000元之间。深圳工厂的月工资应该在5000元到6000元之间,这取决于工作时间和加班时间。据他了解,在停工期间,惠州的一些当地企业只能给员工1000多元的基本工资。尽管如此,它也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成本压力。“我们联想工厂是第一个批准工人的。通过这种方式(“共享员工”),我们还希望能够帮助这些企业,并亲自帮助这些员工。”华阳说。

    华阳说,为了保证员工的健康,联想的工厂根据当地政府防疫队的要求准备了防疫措施,为工人提供口罩,测量体温,清洗工厂等。由于“共享员工”招聘的工作基本上是一些相对简单的工作,所以预培训不会花很长时间。"主要是一些入职培训和安全培训,我们会做的."华阳说,在目前的计划中,短期就业将于3月底完成。华阳说,如果“共享员工”将来想留在联想的工厂,联想只能在必须与原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接受。"我们仍在用进口劳动力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此前,一些联想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做法实际上很难操作。理论上,一个月成为熟练工人,第二个月开始工作,后续的流行病平息了,这些临时工就会离开,这对工厂的生产能力有很大影响。“我们确实在为中小企业采取这一措施。”消息来源说。

    20家餐厅中有3家参与“人才共享”计划。

    分享派对需要签署一份“君子协定”

    杨涛是三京日本料理的寿司厨师。今年元宵节过后,他临时去了京东七鲜七鲜超市通州北京一店做“分享员工”。

    在过去的两周里,杨涛的日常工作从做寿司变成了分类。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一项机械而流畅的工作。“以前我每天只走7000到8000步,但现在我每天至少要走到步,

    王表示,此时他和公司都不想放弃任何员工。尽管他知道几乎没有客人会来这家餐厅,但他和其他两位合伙人仍然选择在2月10日回去工作并开店,以便将公司和员工的损失降低到最低水平。"我们两家商店总共有大约20名员工,最终共有3名员工."

    王告诉记者,由于日本料理强调食物的味道和体验,北京亦庄和通州两家店平时很少做外带食物,但在疫情下不得不扩大到外带食物,最近外带食物的比例增加到80%。

    作为雇员的接受者,JD.com 7FRESH的“人才共享”计划提供收银、理货、挑选和包装、骑手和其他工作,以满足疫情期间在线订单激增的需求。据记者了解,“人才共享”计划不仅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还提供新的皇冠肺炎保险,而合作餐饮企业通常承担员工保险。

    王说公司和京东之间有“君子协定”。该协议规定“如果共享员工想要返回商店,他或她可以提前三天向京东提出建议。”随着日常材料商店逐渐恢复正常运营,员工也将返回商店。预计恢复正常水平可能需要到3月中旬。

    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wenj.cn 技术支持: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