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落泪的萨顶顶:别再以高人一等的姿态书写“尊重”
  • 发布时间:2020-03-01
  • www.yzwenj.cn
  • “我们可以对歌曲本身进行自己的批评,但是如果这种批评是基于“优越感”的心理预设,恐怕这种批评会成为对心灵的直接伤害,使批评者像萨顶顶一样流下无助的眼泪。”

    "这个例子可能不合适。它看起来像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但她的脸涂了五厘米厚的粉。”

    浙江卫视推出的音乐综艺节目《天赐的声音》,于上周六晚悄然上线。然而,并不是王力宏、张韶涵和其他大牌音乐合作伙伴冲进了搜索热潮,也不是所有“仙战”中的玩家,而是被批评为哭泣的萨顶顶。

    萨顶顶的眼泪从何而来?

    作为本次比赛的参赛者,萨顶顶和黄玲组成了第一个节目的搭档,表演了歌曲《易燃易爆炸》。

    (萨顶顶与黄玲的合集)

    但是在演出结束后的回顾会上,音乐评论家丁泰生对萨顶顶表示不满,说她的表演是虚假的、浮夸的,与上一次不同。当然,她也在文章的开头加了一句话:就像抹了五厘米的粉。

    (丁太生的部分评论)

    丁的评论也立即引起了现场其他评委的质疑和不满。

    (王力宏和张韶涵的回应)

    站在舞台上的萨顶顶只能非常礼貌地回应,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节目播出后,丁泰生因为尖锐的评论被很多网民责骂和搜索。他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暗示节目的编辑有问题,并解释了他的评论。

    (丁太生对此事的回应)

    在志军看来,不管节目组是否歪曲了音乐评论家的表达,在公众的眼里,评判一个全心全意在舞台上表演的女人,因为她对5厘米粉的矫揉造作和运用,是超出了评论的范围,甚至是残酷的。

    而萨顶顶的眼泪和丁泰生的鄙夷所反映的实际上是个性与少数、姿态与尊重之间的问题。“个性取决于对音乐评论家丁太生的尊重”。如果他不先谈论他的无礼言论,他有勇气表达不同的观点是可以理解的。除了对萨顶顶和黄玲的赞扬之外,表达自己的不喜欢本身不应该成为他指责的理由。

    声音不应该是单一的,我们允许多种声音存在。

    但在节目播出后的回应中,丁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非理性,将网民对他的批评变成了“网络暴力”,将他被骂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少数”身份,“他是少数敢于说真话的人之一”。

    (丁驳斥从事道德绑架)

    但问题是,“少数”给予的合法性真的能自动为“少数”行为的合法性买单吗?

    作为在场的少数民族,丁的表达权并未被他人剥夺。换句话说,我们接纳“少数派”的第一步实际上是建立和维护一个平台,一个窗口,让它正常表达。

    “少数”身份保证了说话的权利、表达自己个性的机会和权利。

    然而,一个作为“少数”的人,对自己的行为毫无顾忌,被委婉地称为“个性”的人,不仅滥用了“少数”赋予他的权利,也不值得别人尊重。

    除了在节目中对萨顶顶出言不逊外,音乐评论家通常会对其他歌手进行“个性化”评论。

    但当他面对别人的不同意见时,他总是用自己的“少数派”身份作为自己言行的护身符。

    (丁太生的微博)

    仔细想想,丁的行为是否也反映了网络上的一个典型现象?

    总有一群人标榜他们的不合理、欠考虑、甚至非理性的言论和行为是被大多数网民迫害的“少数人”,从而为自己创造了一种超越泥淖而不玷污、超凡脱俗的道德高尚感。

    为敢于在“多数人”包围中直言不讳,为自己的人格撑起道德保护伞,结束所有合理的对话和批评而自豪。

    (萨顶顶与丁太生通信)

    然而,这些人不明白的是,尽管个性需要得到保护和表达,但这并不意味着炫耀“少数”可以成为纵容“个性”的理由。个性基于尊重。

    展示自己的个性不应该建立在轻视他人和不尊重他人个性的基础上。

    萨顶顶在她的表演被指责为矫揉造作后,可以礼貌地回答和感谢他人,尊重和接受他人的批评意见,而不是嘲笑他们,她也没有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别人来强迫每个人欣赏她的表演。这是对个性的最好诠释。

    相反,不顾他人感受的自我对话不是尊重,而是一种伤害。

    同样,要尊重他人的人格,首先要学会约束自己的人格。

    舞台上的萨顶顶可以将他的个性融合在一起,呈现出一个与他演唱《左手指月》时完全不同的自我,为观众提供精彩的表演。那么,为什么台下的丁泰生不能学会克制,用更礼貌、更平和、更准确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呢?

    降低你的姿态,寻求平等。

    就像丁泰生在评论萨顶顶的时候一样,如果你想在与他人的交流中保持尊重,你就不应该依靠自己在某个行业建立的权威来“低估”他人,也不应该用一种自上而下的傲慢和偏见来“忽视”他人。相反,你应该试着降低你的形象,降低你的形象,从“平等”的角度观察,做出客观和中肯的评价和行动。

    相反,只知道站在高处俯视的人不仅会显得冷漠,甚至会变得无知,而尊重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无数的人正以他们所能的方式为抗击艾滋病的斗争做出贡献。然而,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他们总觉得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散发出一种优越感,他们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无缘无故地指责和攻击他人。

    (《没人想听你写的救灾歌曲》的部分截图)

    就像互联网上的一些文章和主要讨论区一样,一方面,抗疫歌曲被攻击为获取关注和赚钱的阴谋论;另一方面,他们也不会忘记嘲笑歌曲的创作,这降低了公众的审美标准。

    李两天前的新歌《同根》抗击艾滋病被一位音乐评论家点名批评。巧合的是,这位音乐评论家仍然是丁泰生。

    (丁太生的批评)

    (李的回应)

    必须承认一首歌好不好当然是一个意见的问题,但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我们作为评论者的地位将对评价和所采取的行动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我们可以表达我们对歌曲本身的意见,但是这些意见的表达必须基于对彼此的充分尊重,而不是基于“优越”的心理预设。无论是7岁的孩子第一次写歌,还是80多岁的老人长时间不写歌,他们写的歌都是自己劳动的成果,包含着自己的心血和情感。

    这些歌曲可能不被大多数人喜欢,但它们值得所有人的尊重。因此,与其高高在上,挑挑拣拣,不如权衡一下自己的评价是否合理,自己的立场是否恰当。

    除了强迫,人性也是必需的。

    同样,不仅是那些毫无根据的反流行歌曲的批评者,一些基层管理者也需要学会尊重。

    (湖北司机在高速公路上随波逐流)

    医生被社区投票淘汰,农民工返乡困难,司机被困高速公路等,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一些基层管理者在处理相关问题时的“高调”,一种不愿主动了解他人情况、局限于内阁“相关规定”的“高调”。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在高速公路上游荡的司机能遇到一个愿意在路上安顿下来倾听他的困难的经理,而不是一个嗅嗅汽车并拿出一条相关的规定来催促他快速离开的人,他就不必冒着在高速公路上睡不着觉的危险。

    同样,如果一些物业管理人员能主动了解返乡农民工的烦恼,而不是拒绝所有的pe

    (农民工返乡难报道)虽然我们都知道,在这样一个以“防疫”为首选的特殊时期,社会越轨行为的违规甚至违法需要某种“强制性”的保障。

    但基层管理者不应坚决执行硬性规定,忽视人性化管理的原则,甚至不尊重他人的合法权益。

    例如,这两天的新闻:一个三口之家在家里打麻将被防疫人员破门而入。

    (一家三口打麻将被打的报道)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冲进别人家里打砸抢不是基层管理者应有的态度,也不是和谐社会应有的现象。应该注意的是,管理者和被管理者是平等的,尊重和尊重是相互的。

    管理者应该学会在对话和交流中放低姿态,学会理解和尊重。我们不仅应该尊重公民的生命和财产,还应该尊重公民表达自己的权利。我们不仅要机械地执行规章,而且要灵活。

    尊重是个性表达和降低姿态的核心。

    就构词而言,尊重意味着“回顾”。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意外,但铸币者的建议是:不要总是关注未知的前方,但要记得回顾已知的后方。回顾和品味自己过去的经历,一个人可以学会感受他人的困难。

    可以说,尊敬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回首往事时的一种自然的共鸣。

    我们的经历不一定相同,但我们的感觉总是有共同点的。就像骑了四天三夜的自行车,从家乡回到武汉抗击疫情,95后的女医生甘如意。虽然我们很少有人能重温她的经历,但面对困难时,我们团结的精神力量总是联系在一起的。

    所以,在评估和检查他人之前,你不妨回顾一下自己,看看自己的身高,放低姿态,试着接近和理解他人。

    这样,真正的尊重就离你我不远了。

    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wenj.cn 技术支持: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