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刘东华:中国企业家需要一条内有尊严、外有尊敬的成功之路
  • 发布时间:2020-01-31
  • www.yzwenj.cn
  • 刘东华

    郑和岛创始人兼首席建筑师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

    我希望世界变得更好,甚至一点一点,因为我的存在和我的努力。这个想法不是被触发的,而是诞生了。“

    传教士还是实践者?这个问题困扰了刘东华多年。

    许多年前,他想成立一个“人类共同价值观研究小组”,将人类的整体和未来利益置于一个逻辑框架之下,形成一个《地球村村民公约》。

    ‘不管是什么利益集团或民族,他们都必须以地球村全体村民的整体利益和未来利益为前提行事’

    刘东华暂时放弃这一选择的原因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意识到古代圣贤已经讨论过所有人类问题。

    '人类仍然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用新的方式再说一遍对你来说不是很有用。几千年来,人类进化出智慧、工具理性和退化的智慧、价值理性。

    转身,他在2011年创建了郑和岛。

    或者,在那之前,刘东华已经不知不觉地走上了修行者的道路,但是在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概念化他的身份。

    自从1992年他在《经济日报》上创办《民营经济专刊》以来,他的生活一直与中国企业家紧密相连。从那以后,无论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还是郑和岛的成立,一系列初创企业背后的逻辑思维都是基于这样一种理解,即“成为一名为中国企业家寻找精神家园、让商业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的实践者”。

    2018年,在中国绿色公司年会上,刘东华(右二)与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主席高云龙(左四)等人合影。企业家是追求生命意义和“最大化生命价值”的人。问:改革开放以来,你目睹了这批中国企业家的成长。你总结过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吗?

    刘东华:企业家是一种小概率。企业家越大,其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小。在我看来,企业家是天生的,他们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人。

    问:born,你为什么这么说?

    刘东华:企业家和其他人有不同的基因。这种差异首先反映在他做任何事情的动机上,都是发自内心的。

    许多人在做某事时都有讨价还价的心态,即你付我多少钱,我做多少。然而,企业家不是。企业家积极寻求改变,改变自己的命运和世界。

    当他主动寻求改变时,他不能关心个人成本和收益之间的比率。

    企业家能成为企业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用他的心而不是眼睛看未来和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所有真正珍贵的东西通常是肉眼看不见的。俗话说,“道生一,命生二,两生三,三生万物”。“道”是什么?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它决定了后面的一切。

    马云曾经借了一句话,说大多数人相信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少数人看到是因为他们相信。这里第一个“看见”指的是眼睛,第二个“看见”指的是心,没有心就看不见。

    例如,莱特兄弟为什么敢造一架飞机上天?每个人都知道飞行和起飞会杀死他们,但是莱特兄弟已经看到了另一种人类肯定会达到的状态。他们所要做的不是害怕生与死,而是呈现那种状态。

    企业家与艺术家和科学家的看法不同。艺术家可以通过某种形式表达他们内心的想法,比如绘画和作曲。科学家可以借助公式证明他们所看到的。但是企业家不能。企业家唯一能做的就是组织各种各样的资源和人才,说服那些看不见的人,和他一起相信他“看到”的价值,并以最高的效率实现它。

    问:你在郑和岛创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时看到了什么?

    刘东华:世界上对企业家没有统一的定义,但在从领导《道德经》杂志到创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郑和岛的过程中,我逐渐清晰地对企业家做出了新的定义。

    企业家是那些通过创造商业价值来追求生命意义和最大化生命价值的人。

    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的最大化是什么?让我们以李嘉诚为例。如果他的财富仅仅通过满足他个人的欲望就能满足他所有的需求,那么他在很多年前就不应该有工作的动机了,对吗?

    但是我们看到的不一样。他晚年仍然非常勤奋,这表明他必须有一个超越自我欲望的更高的追求。

    这种追求难道没有反映在它如何为更多的人和更远的时间和空间带来更多的价值上吗?当他们为更多的人和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创造价值时,他们所做的实际上是一种公益。

    生来就有公益人格的人

    问:说到公益,你曾经把社会企业家评为这个时代的英雄。那么,什么是社会企业家?你为什么给他们这么高的评价?

    刘东华:我是公益领域的门外汉。至于社会企业家,我只能谈谈我的简单定义。

    狭义的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是指企业以商业方式解决社会问题,但最初被定义为不分红。

    无论投资者或管理者,还是主要的价值提供者和创造者,他们都无法从业务流程中获得红利,但他们正在以企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

    但是当我说社会企业时,我并不从狭义上理解它。社会企业不一定不分红,它们是企业。这些企业从诞生之初,就运用公益思想和商业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这些企业的创始人是社会企业家。

    他们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商人。商人的目标是个人利益最大化,而社会企业家不是。他们为最大化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而奋斗。

    说到这里,我想扩展它。许多年前,我们说过西方的商业哲学和商业模式已经终结。

    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的目标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这已经成为西方企业和国家公认的或不容置疑的基本概念。从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我就感到困惑,最大化名股东的利益意味着忽视和伤害其他利益相关者,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问:比如你创立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郑和岛?

    刘东华:这是两个非常好的例子。

    当我成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时,我不能注册为社团,所以我在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为公司。

    作为一名投资者和大股东,我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之初就承诺,我永远不会从这里支付股息和任何薪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实际上是我的公益活动之一。它是传统意义上或狭义上的典型社会企业。

    但我认为郑和下西洋将是一种新型的广义的所谓社会企业。它不仅有股东,将来还可能上市,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分红。

    但是作为创始人,我不是为了赚钱才去郑和岛的。如果我不仅仅是为了赚钱,郑和岛是为了解决巨大的社会问题而存在的。这个社会问题是企业家代表的巨大需求。他们需要一条内在尊严、外在尊重的成功之路。

    q:这个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刘东华:打造郑和下西洋极难说,说起来简单,说起来也简单。事实上,这对他们来说是困难的,也不是困难的。

    在我看来,最大的困难很大程度上是我太自信了。因为自信,我觉得无论如何我都会在这件事上取得成功。我甚至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努力工作。

    例如,在郑和岛的早期,我一直希望团队承担更多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件创新的事情,可以让年轻人和团队成长得更快。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借口,一个放弃职责的借口。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如果创始人作为灵魂人物缺席,下面的每个人都会缺席。似乎我为每个人自由地做这件事提供了舞台,但是在四处走动之后,我发现我不能以懒惰的方式授权它。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回避的。你应该做,你应该忍受。没有人能取代你。

    马云曾经告诉我,创业是“制造麻烦”。当你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的时候,你怎么能指望别人帮你拿呢?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自己携带它。

    我当时很自信地说我最擅长找人和用人,但事实上,从郑和岛的发展来看,我在找人和用人方面的努力还远远不够。过去,许多企业家梦想在50岁退休,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奢望。

    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至少在最初的20年里,最大的不可替代性是创始人,而越是惊人的事情和伟大的企业,就越难找到理想的继任者。

    q:你本可以过上更舒适的生活。

    刘东华:每个人都想呆在自己的舒适区。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留在那里。我们有可能走得越来越高吗?

    我之前写了一篇文章来解释这样一个事实: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我把整个人类视为一个庞大的公益团体。人类今天享受的实际上是人类几千年来积累的物质、精神财富和价值创造的总和。

    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是人类社会的受益者。当你从这样一个角度看世界时,你会由衷地感激,因为你受益太多,必须得到回报。

    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甚至一点一点,因为我的存在和我的努力。这个想法不是被触发的,而是天生的。我想我就像一些生来就有公益人格的人。

    还有一件事,为什么郑和下西洋?因为我已经看到企业家不断升级的巨大需求,在我看来,没有人能比我们做得更好。什么是命运?这是命运。在这个阶段,当你不可替代时,你必须做需要做的事情。

    也许这也是一种自然的客户思维。多年来,我总能找到社会的特殊需求,但我必须做点什么。事实上,我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如果我认为别人能做某事,甚至比我做得更好,那么我认为做这件事是没有意义的,至少,它太小了。

    《中国企业家》 2019年2月封面从企业家到慈善家是唯一的出路

    问:你为什么把21世纪新商业文明的价值观总结为“先问对错,成败必须关键”?

    刘东华:这里有三种背景。

    首先,人类科技进步特别容易偏离理性轨道。从核武器到人工智能,不恰当的处理将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好莱坞曾经拍了一部电影《中国慈善家》,其中确立了一种逻辑,即人类不能使用理性逻辑来管理自己,并且正在加速走向自我毁灭。

    在这种背景下,机器人“反叛”,希望通过人类理性逻辑来抑制人类的非理性行为,以避免人类灭绝。这部电影的逻辑是一个真实的逻辑,因为人类目前正处于走向自我毁灭的失控状态。

    在商业层面,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在西方,股东利益最大化使得个人利益高于一切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股票市场上,即使一家价值可疑的公司能够赚钱,该公司的股价仍然会飙升。如果这种现象不能改变,对错和良知将成为无人关心的事情。

    所以十多年前我就认真提出了这个问题,那就是,21世纪新商业文明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我们应该把这个值作为衡量我们是否应该做某事的标准。在推动人类强大的创新能力之前,我们应该尽力避免这种创新导致人类自杀。

    其次,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循环越来越短。在互联网时代之前,作恶的人有一种侥幸心理,如果他们做了坏事,就不会被发现。然而,在互联网时代,每天不被抓住而作恶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因此因果效应几乎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新闻”。

    第三,人性决定了人们不能在足够的诱惑面前控制自己的孩子。《I Robert》曾经说过,当利润达到300%时,资本家敢于践踏世界上所有的法律。如果商业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利益至上的概念从未得到纠正,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

    事实上,正是因为第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们才愿意相信“对与错”是非常重要的。那我们为什么要在对与错的基础上要求成功或失败呢?因为企业家必须对结果负责,无论成败都不可避免地会失败。

    问: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加入了慈善领域。在你看来,除了捐钱、建立基金会和亲自实践公益活动之外,企业家还有什么其他方式可以做公益?

    刘东华:在不同的阶段,企业家以不同的方式从事慈善事业,他们从事慈善事业的方式因人而异。不可忽视的是,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伟大时代已经到来。物质条件的充分准备和人们对高品质人格完善的内在追求,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公益慈善事业。

    我认为没有必要担心企业家实践公益的方式,无论是捐赠、基金会还是个人实践公益活动。在我看来,对企业家来说,把生意做好可能更重要。

    目前中国企业普遍存在产品和服务标准低的问题。如果企业家经营得好,他们就解决了社会上三个最重要的问题,一个是就业,另一个是纳税,第三个是为人们追求更好的生活创造越来越好的条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企业家搞好企业是最大的公益。公益慈善领域应该由专业人士来做。目前,这一领域的专业团队太少,这也可以解释企业家涉足这一领域的原因。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进步最快的是企业和企业家。我认为,当公益慈善领域的专业人员的意识和能力不能满足需求时,企业家将他们积累的思想和管理能力扩展到该领域是非常重要的。

    q:现在经济衰退已经成为普遍共识。这对企业家实现公共福利会有什么影响?

    刘东华:经济形势不好,有时会让人更加团结,激发人们内心的斗志。如果每个人都出去寻找原因,那么糟糕的经济形势会影响每个人的状态。然而,如果每个人共同努力克服困难,每个人都释放积极的能量,对他人产生更好的影响,那么在经济衰退和公益慈善活动之间可能会有令人满意的反向关系。

    市场上随时都有好人,越困难,他们就越珍贵,越受尊重。企业家此时竭尽全力,越容易影响他人,他们的声音就越容易被接受,他们的舞台就越大。

    我认为没有必要故意到外面去做公益事业。企业家做好自己的工作,为自己和企业树立榜样,这是最大的公共福利。

    资料来源:郑和岛

    日期归档

    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wenj.cn 技术支持:海北藏族自治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